24小时咨询热线:

07308883133

联系我们 CONTACT
湖南金州(岳阳)律师事务所
联系人:周主任
电话:0730-8883133
传真:0730-8883133
地址:岳阳市岳阳楼区岳阳大道东36号(岳阳日报大厦12楼)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成功案例

蔡**与中阁西北对外建设工程集团第一工程局有限公司、魏*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湖南金州(岳阳)律师事务所-

作者: 本站 来源: 本站 时间:2019年01月08日
文书正文
  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湘0112民初556号
  当事人信息
  原告:蔡**,男,1977***出生,汉族,住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委托诉讼代理人:何帅,湖南江荣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诉讼代理人:袁仕梁,湖南江荣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中阁西北对外建设工程集团第一工程局有限公司,住所地长沙市岳麓区观沙岭街道(银杉路1号)沐之兰酒店6楼01-07房。法定代表人:罗*。被告:魏*,男,1980***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委托诉讼代理人:谢君,湖南金州(岳阳)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湖南省翔飞投资置业有限公司,住所地长沙市望城区白箬铺镇白箬铺村0816250幢101房。法定代表人:周菊连。委托诉讼代理人:朱鹭,湖南华湘律师事务所律师。第三人:孙**,男,1963年***出生,汉族,住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委托诉讼代理人:何帅,湖南江荣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诉讼代理人:袁仕梁,湖南江荣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
  原告蔡**与被告中阁西北对外建设工程集团第一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阁公司)、魏*、湖南省翔飞投资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翔飞公司)、第三人孙**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3月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6月15日、8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蔡**及其与第三人孙明辉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袁仕梁、被告魏*及委托诉讼代理人谢君两次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翔飞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朱鹭第二次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中阁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求
  原告蔡**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三被告向原告返还保证金200万元及利息340438元(利息以200万元为基数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2倍即年利率9.5%,从2016年5月13日起暂计至2018年2月26日,后续照计至保证金返还完毕之日止),合计2340438元;2、三被告承担本案案件受理费、财产保全费、公告费、邮寄送达费等诉讼费用及原告为实现债权而支付的其他合理费用。事实与理由:2016年5月16日,被告中阁公司与原告、第三人孙明辉签订了《天马工业园劳务承包合同》,中阁公司作为发包人,魏*作为总承包人,将天马新能源产业工业园厂房项目的部分劳务发包给原告、第三人施工,原告于2016年5月向被告支付保证金200万元,因被告原因,原告未能进场施工,经原告多次主张,被告至今未向原告退还保证金200万元及利息。

  被告答辩
  被告中阁公司未作答辩。被告魏*辩称:魏*不是该项目的实际承包人,也不是中阁公司的工作人员,并未参与该项目的任何经营管理,该合同是经中阁公司授权签订,签约的法律后果应由中阁公司承担,魏*不是本案适格被告,未收取原告缴纳的保证金,也无义务向原告返还保证金及利息。原告是不具有施工资质的自然人,涉案劳务合同无效。被告翔飞公司辩称:翔飞公司与原告没有合同关系,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翔飞公司不是本案适格被告,不对原告承担责任。中阁公司单方违约无理由退场,翔飞公司在收取中阁公司违约金后,已将其余保证金退还给中阁公司。第三人孙明辉陈述:原告与第三人系合伙关系,基于劳务承包合同缴纳给中阁公司的保证金200万元,系原告一人筹资。

  本院查明
  根据以上认定的证据及当事人的当庭陈述,本院查明的事实如下:被告翔飞公司是湖南天马新能源科技产业园第三期工程的建设方,将其中部分工程发包给了中阁公司总承包施工建设。2016年5月10日,中阁公司向魏*出具《授权委托书》,载明:“本授权书声明:我系中阁西北对外建设工程集团第一工程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现授权委托魏*办理湖南天马新能源科技产业园三期厂房、办公楼工程项目,负责工程项目管理工作,全权处理工程项目全过程的管理,负责工程现场事务联系、协调等与此工程有关的一切事项。代理人在此活动中办理有关事务,我均予以承认。如发生农民建筑工停工、聚众闹事等一切经济损失及法律责任概由委托人承担,与公司无关。”《授权委托书》上加盖了中阁西北对外建设工程集团第一工程局有限公司合同专用章及法定代表人罗振的私人印鉴。为了从中阁公司分包工程,蔡**分别于2016年5月4日向中阁公司银行账户现金交款37万元(17万元+20万元)、5月5日现金交款30万元、5月6日转账支付20万元、5月6日通过吴光辉转账支付40万元(20万元+17.5万元+2.5万元)、5月8日现金交款50万元(20万元+20万元+10万元)、5月8日转账支付3万元;2016年5月12日,中阁公司出具收据一张,载明“兹收到蔡**140万元、吴**40万元交来天马新能源项目保证金(转账)180万元。”2016年5月16日,蔡**与孙**合伙共同作为承包方(乙方),与发包方(甲方)中阁公司签订《天马工业园劳务承包合同》,约定甲方将其承包的湖南天马新能源科技产业园工业园中的厂房等部分工程,以劳务清单大包干的形式分包给乙方施工,乙方在签订本合同一次性交清×(涂改)万元履约质保金给甲方公司账户。合同未约定开工时间,尾部甲方签章处加盖了“中阁西北对外建设工程集团第一工程局有限公司天马新能源科技园三期项目部”印章,委托代理人处由魏*签名,乙方签章处由孙**签名、委托代理人处由蔡**签名。合同签订后,蔡**和孙**未收到开工通知,涉案工程一直未能进场施工。另查明,2016年5月1日,蔡**委托谌波宏向魏*转账支付20万元,魏*向孙**出具了保证金收条,当月17日魏*通过其6222081907000998080账户向翔飞公司80081060022256724012账户转账20万元,翔飞公司当庭陈述该20万元系中阁公司通过魏*支付的保证金。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蔡**与孙**共同与中阁公司签订的《天马工业园劳务承包合同》,虽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但作为承包方的蔡**和孙**系自然人,不具有劳务施工企业资质,合同的签订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该合同无效。无效的合同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依法应当予以返还。中阁公司账户收到了蔡**及其委托吴**支付的180万元并出具了收据,蔡**委托谌**向魏*支付20万元,孙**亦予认可系蔡**支付,魏*收款后又转付给了翔飞公司,翔飞公司和魏*均陈述20万元系中阁公司支付的保证金,故本院确认该20万元系魏*代中阁公司收取的,中阁公司共计收取蔡**保证金200万元,对原告请求中阁公司返还保证金200万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天马工业园劳务承包合同》无效,双方均有过错,中阁公司收取200万元保证金不可避免给原告造成了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损失,依法应当赔偿,原告主张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2倍即年利率9.5%赔偿损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认为按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较为合理,其中2016年5月13日至2018年2月26日的利息损失为16.968万元(200万元×年利率4.75%×1年9个月13天)。关于原告主张的为实现债权而支付的合理费用,未提交证据,财产保全费亦未实际发生,本院均不予支持。关于被告魏*和翔飞公司应否承担责任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六十二条规定,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名义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对被代理人发生效力。魏*在取得中阁公司授权其参与涉案工程项目管理的委托书后,与原告、第三人签订《天马工业园劳务承包合同》,是在代理权限内代表中阁公司从事的民事活动,合同的权利义务应当由中阁公司享有承担,原告并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魏*是该工程实际施工人,其通过谌波宏向魏*转账的20万元保证金,魏*受中阁公司的指示也已转给翔飞公司,翔飞公司亦予认可,原告缴纳的保证金200万元全部由中阁公司收取,故原告主张魏*系涉案工程的总承包人,应当向原告承担返还保证金及支付利息义务的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与翔飞公司并无合同关系,其认为银行转账记录显示中阁公司收取原告保证金后转账给翔飞公司作为中阁公司涉案工程的保证金,翔飞公司在已收取的保证金未返还部分范围内应承担返还义务。本院认为,中阁公司与翔飞公司之间签订的建设工程承包合同,系另一法律关系,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原告的保证金是由中阁公司收取,中阁公司银行账户明细中既有收取原告保证金的交易记录,也有向翔飞公司转账记录,账户资金系种类物,并不能证明是翔飞公司收取了原告的保证金,故对原告要求翔飞公司返还保证金并支付利息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第五十六条、第五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六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判决结果
  一、限中阁西北对外建设工程集团第一工程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蔡**返还保证金200万元并赔偿2016年5月13日至2018年2月26日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损失16.968万元(此后至清偿之日的利息损失以200万元为基数按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计算);二、驳回蔡**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25524元,公告费820元,共计26344元,由蔡**负担1367元、中阁西北对外建设工程集团第一工程局有限公司负担24977元。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
  审判长邹向红人民陪审员余国祥人民陪审员吴建军

  判决日期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日

  书记员
  代理书记员刘媛姣